阿蝶不要打我,是友军

杰佣!园医!蝶盲!我爱他们

[蝶盲]舞会

√是糖
√副杰佣
√杰佣部分会写后续,是刀,因为推演里杰克是精分,这里的也是
√有一点点园医成分,可以看成是友情向
√ooc,海伦娜被我写的有点弱小无助,红蝶会不会温柔过头了(ノД`)シクシク
√全文2000+
√是双向暗恋

这是离开庄园的第一天。
美智子坐在一张看上去十分舒适的椅子,手里拿着一杯正冒着热气的红茶,双腿上放着一本打开着的书。
“唉……”她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,把书合上,似乎在书中美好而不得善终的爱情而叹息。
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美智子把合上的书放在了一旁的桌子,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服装。
她突然看到自己放在床边的面具,像是想起了什么,走到了床边的小桌子拿起了那个面具,拿着面具呆滞了两秒,最终也没有带上那个面具。
 “红蝶小姐?”门外的人再次礼貌地敲了敲门,“你在吗?”
美智子把门打开了,站在门外的是那位比较文静的盲女小姐。
“海伦娜小姐,这么晚了你找妾身有事吗?”
“我能叫你美智子吗?”
“当然可以。妾身很高兴能被这么亲密地称呼。”
居然是她?美智子笑了笑,习惯性的想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脸,却发现扇子不在她的手上。
“没事,她看不见。”美智子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句,悄悄地放下了举在了半空的手,但愿那位盲女小姐没有洞察到自己的行为。
“美智子小姐,后天晚上是大家庆祝离开庄园的舞会。”海伦娜笑了笑,把手中的盲杖抓的更紧了。 “可以当我的舞伴吗?”
“…….”美智子看着面前紧张的女孩,笑了笑。
“那是我的荣幸,海伦娜小姐。”
 
 
“这件礼服该怎么换啊….﹗”海伦娜气愤地把手中的裙子扔到了旁边,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。
“海伦娜小姐﹗你换好了吗?”
是那位温柔的医生小姐的声音,海伦娜再次拿起了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,高声回应着门外的艾米丽:“快换好了,你们先走吧﹗”
“艾米丽和我先走了哦,过会红蝶小姐会来接你的了。”艾玛牵着艾米丽的手往着舞会地点的方向走。
“可是…海伦娜她是个盲人啊…”艾米丽担心地回头看了一眼海伦娜的换衣间,“还是回去看看吧。”
“别挡着她们两个二人世界了啊,我亲爱的艾米丽,我们先走吧。”艾玛加大了牵着艾米丽的力度。
 
 
“可恶,还是不行。”海伦娜尝试着把衣服的衫口找出来,但礼服过于复杂,她放弃了。
“这次舞会会迟到的吧”海伦娜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。
“海伦娜小姐?”美智​​子在门外喊了她的名字,摊坐在沙发上的海伦娜扶起了在身旁的盲杖,走向了门口。
“美…美智子小姐,对不起,我可能会连累你迟到了。”
“怎么了?”美智子看到了被海伦娜放在了一边的礼服和她一脸焦急的模样,“是礼服太难穿吗?”
“……”海伦娜似乎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 “是我没考虑到你。”美智子走到房间拿起了礼服,“我来帮你把它穿上吧。”
“谢谢美智子小姐了。”海伦娜把脸侧过去了一点,不想让对面的人看到自己羞红的脸。
 
 
 
“主角们怎么还没来啊。”奈布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,眼光无神地看着远方的大门口。
“我的小先生,多一点耐心好吗?”杰克刚从远方放着食物的桌子上拿了一盘小蛋糕回来,就听到了奈布的一顿牢骚。 “来,吃点小甜点。”
“应该快来了。”杰克看着挂在天花板上面的彩球,轻轻笑了一声。 “没想到这个球在这里还能再次用到呢。”
“克利切的彩球可是很有用的﹗”克利切抬头看着那个闪闪发光的水晶球,眼神流露出一种骄傲的神情。 “伍兹小姐可是在下面跳过舞呢。”
奈布选择了无视克利切的一番无聊的话语,转过头来继续看着大门口里有没有美智子和海伦娜的身影。
“好像来了哦。”杰克的声音在奈布的背后响起。
奈布定睛一看,看到远方一个高挑的身影手中正牵着一个拿着盲杖正在行走的女孩。
“来了。”奈布放下手上的蛋糕,舔了舔嘴角的蛋糕沫。
 
 
 
 “美智子小姐,到了吗?”海伦娜更用力地握紧了手上的盲杖,对陌生环境的不熟悉让她内心的不安更添了一分。
美智子像是瞧见了身旁的海伦娜小姐不安的手,温柔的把她公主抱起。
“美…美智子小姐,怎么了?”
突然而来的离心力使海伦娜心里惊了一惊,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被抱起来了。
“我看你好像很慌张,便把你抱起来了。”美智子抱着海伦娜一步一步走向了舞会门口。
“……”傻瓜,这样我会更慌啊。
“怎么样,不比杰克差吧。”
“嗯…”当然是你更好一点啊。
“到了。”红蝶小心翼翼地把海伦娜放下了地面。
“终于到了呢。”奈布从旁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枙子花束,往红蝶和盲女的方向走去,身旁的杰克紧紧跟在其后。
“小先生,别走这么快,我可不想再把你跟丢了。”
奈布回头勉强笑了一下,还是放慢了脚步,让紧随其后的杰克更容易跟上来。
“这才乖嘛,小先生。”
 
 
“美智子小姐,你要的东西。”奈布把手上的枙子花递给了红蝶,“祝你好运。”
“谢谢了,奈布先生。”红蝶优雅地接过了花朵,微微一笑以示谢意。
“海伦娜 ,我们找个位置坐一坐吧。”
嘴上说着要找个位置坐的美智子却把海伦娜牵到了舞台中央,海伦娜也像感受到气氛有点不对劲,担心地看向美智子的脸,收到的却是一句不用担心。
海伦娜感受到牵着自己的手突然甩开了,刚还拉着自己的手的人现在却不知所踪。
“美智子小姐?”
“我还在呢。”
海伦娜突然感受到一股花香传入鼻中,这种花她并不认识,但是…好像是给她的?
“是给我的吗?”海伦娜把花接了过去,“这花一定像美智子小姐你一样好看吧。”
“是枙子花哦。”台下的艾玛像是看出了海伦娜的不解,回答了海伦娜心中的疑惑。
“你知道这朵花的花语是什么吗?”
“是什么?”
“一生的守候,坚持。”
“在一起好吗,我的海伦娜小姐。妾身心悦你已久。”
“真巧啊,我也心悦你很久了。”海伦娜伸开双手,抱住了美智子,“我的美智子小姐。”

 

嗯哼,香佣=相拥
我觉得香水师攻一点,不接受反驳

[杰佣]赤花症

是赤花症的梗,我都在写甚么??
*可能ooc了吧
*角色死亡注意避雷
*be,刀子
*小学生文笔
*接受的了就看?

“奈布,恕我直言,你这种病,我没有见过。”艾米项皱起了眉头。
“你说,你最近身体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很疼痛?”
“是的,特别是在溜屠夫的时候…”奈布回忆了一下“嘶,怎么又这么痛了。”
“啊…啊…好痛。”
“黛儿小姐,我来拿我的药。”杰克敲了敲艾米丽的门。
“杰克先生,你的药。”
艾米丽打开了房门,把一瓶药递了给杰克。
杰克从门中的细缝中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奈布。
“奈布先生他怎么了”
“啊,这是病人的私隐。”艾米丽用着专业的笑容看着杰克“不可以透露给你听呢”
里面的痛叫声突然停下来了
“看来奈布先生晕过去了,我先去照顾他了,杰克先生请尽快回去吧。”艾米丽关上房门,走去了病床前。
“刚刚都没甚么事的啊,怎么杰克一来就痛晕了呢”艾米丽喃喃自语道。
一本医学书从书桌上跌到了地下,巨响把艾米丽吸引出过去。
“‘赤花症’?得这个病的人会在一个月之后从眼睛中开出一朵鲜红色的花,然后就这样死去。靠近心爱之人时,身体会産生剧痛”
“解除方法是…被所爱之人所憎恨…”
“如果艾玛憎恨我,我会受不了的吧。”艾米丽合起了书,打算把书放回原位。
“为甚么这个症状这么像奈布?”
“医生…能给我一杯水吗,头没这么痛了。”
“奈布你…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?”
千万不要有
“啊,医生你怎么会这么问?”
“告诉我吧奈布,我怀疑你得了一种奇怪的病…”
“…是的…。”奈布羞红了脸,也许是因为不好意思。
“是杰克先生吧,奈布”
艾米丽没等奈布回答,跑去书架拿了那本医学书,打开了“赤花症”一栏。
“奈布…你懂你要做甚么了吧?”
“我懂了”

他并不知道为甚么自己会爱上杰克。
可能是因为那对所有人都一样温柔的怀抱
可能是因为在他失落时给他的安慰
可能是因为他身上玫瑰的芳香
“要他…恨我吗?”
奈布脸上闪过一丝惆怅
“杰克他根本没喜欢过我吧,恨我也是无所谓的吧。”奈布冷哼一声,头部又开始痛疼了。
“奈布,你在吗?”玫瑰的香气从门外传到房内
是杰克的声音,敲门声使奈布的头更痛了
开门吧,以后也不一定能看见对他怎么好的杰克了。
这个信念使奈布用尽力起打开了门“甚么事?”
杰克把奈布扶到椅子上坐着,看着奈布的捂住头部的手,叹了一口气:“还没有好点吗,我带了些水果来看你。”
“咳…”杰克突然咳出了一些玫瑰花瓣出来,鲜红色的花瓣飘落到地面。
“奈布,你知道这是甚么病吗?”
“?”
“是花吐症哦,要和所爱之人接吻才能够痊愈的一种病。”
…杰克他,喜欢谁啊?
奈布眼里传来一丝失落,很快又恢复了原状
反正他都是要杰克恨他的人了,喜不喜欢他已经变的无所谓。
杰克把奈布的眼神全部捕捉到了,轻笑一声“是你哦,奈布。”

奈布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生成现在的这个状态。他被杰克逼到墻角处,杰克一只手逼他抬头看着杰克。奈布只知道他的头痛到要爆炸。
杰克他喜欢自己?
那可真是不幸

温暖的唇贴上奈布的嘴唇,舌头想要深入却被奈布紧闭的双唇拒绝了。
“真甜”杰克舔了舔嘴角“跟你本人一样甜呢。”
“奈布?奈布?”
“怎么晕了?”杰克一把把奈布抱到艾米丽的诊室。

“奈布怎么又晕了?”艾米丽用责备的眼神看着杰克“不是叫你不要接近他吗?”
“……”
“我先帮他看看吧,你和他不要走这么近。”
(艾米丽:这两口子怎么这么惨,一个花吐一个赤花)

“只是痛晕了吧”艾米丽用毛巾擦试着奈布头上的汗。
“这是甚么病?”
“你对他做了甚么?强吻他来解自己的病?”
“医生还真是聪明啊”
杰克回想了刚刚的吻,嗯,真甜。
“毕竟你也没有再吐花瓣了,对吧?”
医生冷笑一声
“我给他开一瓶止痛药,你还是最好别接近他了。”
“为甚么不能接近他?这个病解了不就代表他也爱我吗?”
杰克皱了眉头,眼神中溢着满满的不满
“你不懂”艾米丽嘲笑地看了一眼杰克“还是由他来对你说吧”

杰克走到奈布的床边,绿色的兜帽遮住了奈布一半的脸。
“为什么他手臂上有些若隐若现的藤蔓?”杰克抚摸着这些藤蔓。
“这是他的病。”
“是绝症哦~”艾米丽突然阴深地来了一句话。
“有办法治吗?”杰克表情毫无变化,但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
“别这么激动,都说是绝症怎么会有办法治呢?”艾米项拿着一杯热水,她知道奈布以前已经下不去手了,现在更加不可能了。

奈布知道自己的寿命已经只剩下十天了,只剩下十天了,再减去自己时不时晕过去的时间,可能连十天都不剩了。
“奈布…我们去湖景村看极光好不好?”杰克拉起奈布的手。
杰克的眼角有着一条不明显的泪痕。
你可是绅士啊,怎么可以哭?
“好…”奈布虚弱地回了一句,时不时的头痛已经让他有了一些免疫力,减少了晕过去的次数。
死就死吧,让杰克恨他这种事情还真的是做不出来啊。
湖景村的极光和辽阔的大海都让奈布感到舒适,时不时飘过来的雾给这里增添了几分朦胧美。
“好看吗,奈布?”
“好看。”
如果就这样一辈子那该多好?
可惜不可能

奈布死了,就这么死了。
从眼中开出一朵花
杰克从艾米丽那边得知这个病的唯一解法
是让他恨上奈布
“我恨上你了,你回来好不好?”

庄园里再也没有那位杀三放一的绅士了,他背后的玫瑰手杖,多了一朵鲜艳如血的花

比哪一朵玫瑰都要来的鲜艳美丽
end.

看我们微博优秀的朋友发现了甚么🌝
或者这边其实早发现了

有没有小jio克和小盲女来找我玩啊
我阿蝶除了没有头饰一切都好
_(._.)_

你们记住我,我迟早会买的🌚🌚
私心杰佣tag

我我我可以秀婚纱了
( ・∀・)